成都康庄酒业-四川宜府春酒庄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努力提高农村居民的消费品质和消费能力

努力提高农村居民的消费品质和消费能力

作者:admin 时间:2019-04-24 浏览:人次

  从贫困地区外部的消费能力看,“以购代捐”“以买代帮”式的消费扶贫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可以更加持续、有效地发挥扶贫作用
  《关于深入开展消费扶贫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指导意见》指出:“消费扶贫是社会各界通过消费来自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产品与服务,帮助贫困人口增收脱贫的一种扶贫方式,是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大力实施消费扶贫,有利于动员社会各界扩大对贫困地区产品和服务的消费,把扩大国内消费和脱贫攻坚二者有机结合起来,既满足消费升级需求,又能让贫困地区的产品变为商品,为贫困群众带来增收效应,可谓一举两得,是一种双赢举措。
  脱贫根基在产业,难点在持续增收。我国近14亿人口,形成了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有一个形象的统计说法,中国人一年要吃掉70亿只鸡,有30亿人次到乡村休闲度假。消费市场规模之大,为消费扶贫拓展了空间。往深层看,不同于简单地给钱给物和解决眼前问题,消费扶贫更能为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注入内生动力,促进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和贫困地区产业持续发展。消费扶贫本质上是一种“你卖我买”的商品交换行为。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唯有买卖双方能够实现互利共赢,消费扶贫才能可持续发展,才能把消费潜力变成脱贫动力,为脱贫攻坚注入强劲的内生动力。
  引导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持久之策。对贫困户而言,消费扶贫可以提供稳定的增收渠道、激发其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消费扶贫最大的优势就是在贫困户和消费群体之间建立起一个便捷的交易渠道,把销售渠道打通,解决贫困户会种不会销的问题。对产业发展而言,消费扶贫可以倒逼农村产业升级、最终形成成熟的产业扶贫链条。随着消费扶贫的不断推进,巨大的市场需求将会有力推动贫困地区农业产业升级和农产品质量的提升。
  从产品供给角度来看,贫困地区不乏高品质无公害的特色农产品,但多年来,受信息不对称的影响,贫困群众想把农产品卖出去,却不知道去哪卖、卖给谁,导致好东西“生在闺中无人识”“酒香也怕巷子深”。可见,积极引导消费需求主动对接贫困地区产品和服务将是重中之重。从服务供给角度来看,大多数贫困地区往往生态环境良好,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也比较丰富,这让久居城市的消费者无比向往,但受制于基础设施滞后、服务水平偏低、品牌营销不够等问题,旅游消费还远远不够。因此,要让富裕地区增加对贫困地区的产品与服务的消费,在产品上应以打通渠道为主,在服务上则应以提高质量为主。
  消费贫困作为消费水平长期低于社会贫困标准的窘迫生活状态,不仅表现在消费的数量上,而且表现在消费的品质上。例如,人在通过自己的劳动、技能和投资获取收入之后,还需对“多少用于消费,多少用于储蓄”等问题做出具体的个人决策,以便获取最优的物质享受和多重福利。
  在我国,农村地区贫困人口最为集中,消费贫困也非常突出。目前,我国的贫困测度标准是2011年出台的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2300元/年,这种以收入标准测度贫困的方法,只是看到了贫困形成的“前因”,并未看到贫困的内在过程和实际表现的“后果”。受当前我国贫困人口数量较多、扶贫支出成本较高的现实国情的制约,我国现行的贫困测度的“收入标准”,与世界银行的国际“消费标准”存在着贫困识别与测度上的差异性,使得我们在扶贫策略的制定中难以吸取国外的先进经验。
  目前国际上关于度量贫困的方法差异较大,最为流行的是收入测度法及消费测度法,其中,世界银行的国际贫困标准应用范围最为广泛。世行贫困标准主要是基于消费基础上,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绝对贫困人口而设置的。该贫困标准随着经济发展状况以及消费变动,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而得。2015年10月4日,根据新的调查结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世界银行将国际贫困线上调至人均消费1.9美元/天。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于1976年对其成员国展开了一次大规模调查,提出了以收入作为衡量工具的相对贫困测度标准,即将一国居民中位收入或平均收入的50%作为贫困线,这一贫困线得到了国际认可,被广泛应用于国际贫困的测量。由于该贫困标准随着社会收入水平的变动而变动,因此也是相对贫困标准,不需要像绝对贫困标准那样不断进行定期调整,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和可持续性。
  从贫困的性质上看,世界银行的以消费贫困标准衡量的贫困,属于绝对贫困范畴,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制定的以收入贫困标准衡量的贫困,则属于相对贫困范畴。无论是哪种贫困标准,也无论是依照购买力平价算法还是当期汇率计算法,我国的农村贫困线的制定,在绝大多数时间内都低于世界标准。根据世界银行的有关数据,按消费视角国际贫困标准下所测度的贫困发生率和按收入视角测度的相对贫困发生率,均明显高于我国农村贫困标准下的贫困发生率,尤其是在消费贫困的标准下,中国的贫困发生率甚至长期高于70%。这说明,我国制定的收入视角下的贫困测度国内标准相比世界银行的消费视角下的贫困测度国际标准,实际上要低得多。
  调研发现,导致我国农村居民消费贫困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农村家庭食品及日常用品消费,更多地可以实现自给自足,因而在一些生活必需品上大大节省了开销,因此也拉低了农村居民的日常消费水平。另一方面,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常常省吃俭用以维持整个家庭的日常开销和教育、医疗等大宗花费,而且很多打工地承担了务工人员的食宿费用,也拉低了他们在打工地的消费水平。由此可见,消费上的贫困也折射出农村居民不敢花钱的心理状态:由于社会保障和福利的缺失(比如保险、养老金等),农村居民必须为可能的紧急事态做好准备,也需要对他们未来的生活进行储蓄,这种考虑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他们的消费欲望,推动了消费贫困度的上升。针对这一挑战,我们今后扶贫工作应从收入减贫转向收入、消费减贫并重,努力提高农村居民的消费品质和消费能力。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cdkzjy.com/a/chanpinzhongxin/20190424/271.html 上一篇:上一篇:智慧零售培育消费增长新动能
下一篇:下一篇:成都:令人惊讶的文化城市和IT巨头青睐之地!